·媒体关注
首页 > 走进农科院
“小食堂”温暖老人心

“小食堂”温暖老人心

——河北滦南全县探索农村居家养老助餐新做法
本报记者 孙维福


  一日三餐天天不重样,可口管够、吃饱为止,逢年过节还有特殊加餐;村里75岁以上老人,愿意自己打饭的,可以在餐厅围桌进食,也可以端回家享用;行动不便的,志愿者用保温饭盒准时送进家门。这样的场景,在河北省滦南县的20多个村庄已经延续了一年,风雨无阻、霜雪不变。

  这样的饭食,每名老人在“小食堂”每天只需花费8元,如果加上政府补贴和爱心人士捐助,每人还能再少花一两元。“现在的六七块钱即便在集市饭摊上能买到什么?也就够吃一碗板面的,还不给加鸡蛋。”11月10日,胡各庄镇西胡各庄村76岁的吴国环告诉记者。

  滦南县有57万人口,60岁以上老龄人口占到23.3%(远超10%的老龄化国际标准),其中农村老龄、高龄人口更占绝大多数。2019年下半年开始,滦南县以“政府补一点、个人出一点、社会捐一点、志愿者奉献一点”的“四个一点”方式,在全县探索创建农村居家养老助餐“小食堂”,有效破解了农村高龄老人“凉一口热一口、饥一顿饱一顿”难题,用不起眼的“小食堂”温暖了社会大民生。



  就餐老人怎么说?


  “过去我们老两口咋吃饭?糊弄呗。早上热热剩粥,中午买俩馒头,晚上能凑合就凑合,一天就这样打发过去了。现在不光口味好,天天饭菜还不重样,真是忒好了。”对比自己入伙就餐前后的变化,西胡各庄村75岁的老人张岐德赞不绝口,“‘小食堂’这个事,村里人谁不说好啊!老话常说‘百人难服一人心’,政府操持办‘小食堂’,恰把这句话给倒过来了——‘一人’服了百人心。”

  走进同是88岁的付金枝、张有德老两口家,5年前患半身不遂、每天只能坐在椅子上的张有德老人,听着老伴儿付金枝感叹:“刚开始我们俩都不信吃得这么好,还有人把饭菜送上门。都这个岁数了,又不是亲的、近的,谁还能总想着你呢?后来一看发现是真的。”摩挲着她和老伴儿盛饭菜用的双层不锈钢食盒,付金枝浑浊的两眼泛出了泪光。

  下午4时30分左右,康中河村养老幸福院的餐厅里,陆陆续续坐满了大爷大娘。“开饭咧”,随着帮厨志愿者一声招呼,老人们举着碗盆,在窗口前排起了队。“这是大米粥,这是蒸饺,这是咸鸭蛋,还有炒咸菜。”不断重复的盛菜声中,老人们坐在桌前,吃起了当日的晚餐。味道怎么样?记者从屉上用筷子夹起一个蒸饺,咬开看,里面黄瓜韭菜鸡蛋馅,嚼一嚼,有滋有味。

  “好吃吧?我都在这儿吃了5个多月了,胖了好几斤。”85岁的曹桂兰老人说,老伴儿前几年去世了,剩下她自己,虽然孩子们每礼拜都给买好东西放进冰箱,可自己总是没心情开火做,即使做了也是做一顿吃两三天。现在多好啊,老哥们儿姐们儿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热热闹闹,变着花样吃,忒好啊。”



  志愿者们怎么说?


  从食材购置到上灶烹制、从择菜洗菜到擦洗炊具、从帮厨盛饭到外出送餐,滦南农村居家养老“小食堂”,能成为老人们的三餐依靠、生活港湾,不能不说说那些淳朴善良的志愿者。

  在西胡各庄,像张慧芳这样的志愿者已经有131人,他们都是本村村民,大多年纪在60岁以下。“我父母都八十好几了,身体又不好,老人自己做不了饭,我两三年前就不上班了,在家伺候他们。从去年一开办‘小食堂’,父母就改吃‘小食堂’的饭了,志愿者都是把饭菜送到家来。这就等于把我解放出来,能重新回企业上班了。从那以后,我就用工余时间也来做志愿者了。”

  带着感恩的心情做志愿者,张慧芳在轮值服务中,总是因为老人们对她的感激而感动,也打心眼里愿意长期服务下去。村里现在有130多名志愿者,大家都是提前排好轮班表,一般每两个星期到“小食堂”帮厨一天,主要是在厨房、餐厅帮着择菜洗菜打扫卫生,不耽误日常工作和家务活儿。“不用别人提醒,到时候轮到谁谁就去‘小食堂’。这个星期六又该我了。”张慧芳指着自己在日历上画的标记说。

  和张慧芳等轮值的志愿者不同,64岁的郝俊军、72岁的靳玉峰则是专职又不拿一分钱报酬的志愿者,他们一个是掌灶的厨师、一个是上门送餐人。郝俊军做过饭店二级厨师,家里生活条件很好,自己还是闲不住,“只要老人们喜欢饭菜口味,我就一直做下去。”身板硬朗的靳玉峰,每天都骑着三轮电摩车,给9家行动不便的老人送餐上门,“每天三趟9里地,一家不落、风雨无阻。”



  主管官员怎么说?


  “不算60岁、70岁年龄段的老人数量,我们县80岁以上老人就有1.7万多名,而民政系统负责的3家养老机构只能接纳1000来人,供需矛盾如此之大,农村养老问题怎么办?从居家助餐入手搞养老服务,运行花费咋解决?”滦南县民政局局长赵川波说,这也是2019年机构改革后,大家带着“民政工作如何有新作为”的使命感,经过反复分析测算,才形成了“四个一点”思路。即:民政局支持点,每个“小食堂”拨付2万-4万元启动费,用于添置餐厨用具、装修改造房屋;发动社会爱心力量捐助一点,毕竟众人拾柴火焰高;老人用餐个人出一点,每天交8元钱饭费;乡里乡亲辛苦一点,实行助餐志愿者出义务工制。

  每人每天8元入餐费,老人们能否承受?“我们认真测算过,他们每月有养老金112元,人均2亩的承包地流转费,80岁以上老人每年还有三百、四百元老龄补贴,残疾、散养五保、低保户老人也各有相应补助,如果再加上儿女孝敬的,8元钱一点问题没有。‘小食堂’开办起来后,县财政又给每人单补一元,实际上老人们花费最高才7元。”

  这么少的费用,饭菜质量为何还能保持这么好?“实际上8元钱也就勉强够买办日用食材的,要想做到天天不重样、顿顿可口有营养,大量的花费都被志愿者的劳动奉献和社会爱心捐助替换了。别的不说,目前光爱心捐款捐物累计就有50多万元,每个‘小食堂’账面上都趴着额外费用呢。”

  志愿者为什么都这么自觉自愿?“首先是大家帮助的都是身边父老乡亲,心存尊老敬老善心美德;还有就是大家都觉得谁都有老的那一天,自己今天趁着体力允许做志愿者义务帮厨助餐,也是为自己将来老了,同样也能在村里享受这样的养老服务。这就类似在‘时间银行’里放了笔储蓄,可以用自己的今天辛劳,换取自己的明天享受。”

  解答完记者一个个问题,赵川波欣慰地说,经过一年来投入、管理上的不断完善,“小食堂”创建工作已经扩展到20多个村,“四个一点”创建模式更加成熟可行,不仅解决了农村老人“吃好饭”的问题,还一定程度上解决了“没人陪”的问题,同时弘扬了道德风尚、和睦了乡邻关系。希望今后能把这种模式在解决农村居家养老方面固定下来,从国家层面给予专项创建政策补贴,“我们有决心在社会各界关心帮助下,在县委、县政府大力支持下,进一步缩小入餐老人年龄限制,通过3到5年的不懈努力,争取‘小食堂’实现全县农村广覆盖,为乡村振兴增添一抹灿烂的夕阳红。”